首頁 > 玄幻奇幻 > 冰與火之魔法騎士 > 第155章 云集(上)

第155章 云集(上)

小說:冰與火之魔法騎士 作者:巍塵  字數:2290

? 陽光透過淡薄的云層,照耀著大地。35xs果園里,飽滿的果實掛滿枝頭;道路旁,成熟的谷物低著頭、彎著腰;小麥和黑麥地里,草叢和樹林中,到處是蚱蜢在發出微弱而嘈雜的鳴聲。

從橡果廳前往旅息城的路上,沿途一派豐收的喜人景象。

北境的貴族們對河間的富庶羨慕不已,贊嘆連連。

丘陵地以西的貴族多少有些黯然傷神僅僅只是隔了一條丘陵地帶,紅叉河兩岸卻好似人間地獄,再不復這般光景。

除了留在橡果廳的傷兵,前往旅息城的北境河間聯合騎兵部隊總數超過六千,西境可能總共都沒這么多騎兵。更何況經過多次戰斗,西境騎兵屢遭重創,早已折損過半,騎兵上的優勢也讓兩家的貴族對勝利更有信心。

因為山谷伏擊戰的俘虜實在太多,橡果廳實在裝不下。貴族們商議之后,決定還是把他們帶到旅息城關押。這樣聯軍不得不帶上了一千多名西境的俘虜,貴族和騎士們還有簡易的囚車可以坐,士兵只有徒步行走,行軍的速度也慢了許多。

龐大的隊伍行進在彎彎曲曲的道路上,好像一條長長的蛇在蜿蜒前進,騎士們身上的鎧甲反射著銀色的光芒,耀得人眼睛發花。閃舞小說網www.ylsjvh.live

北境騎兵剛剛南下的時候,大部分士兵還連鎖甲都不齊全,全身皮甲的士兵也不在少數。

抵達赫倫堡后,貴族們用內部價格買了一些板甲;河安家又贈送給他們一些淘換下來的鎖甲;加上此戰的繳獲,北境騎兵們簡直就是鳥qiang換炮,在武器裝備上有了質的飛躍。

如果說現在誰最想打到西境,狠狠報復〔搶劫〕蘭尼斯特,非這些大發橫財的北境貴族莫屬。

旅息城遙遙在望的同時,騎兵們也看到了城外沖天而起的煙柱。接著各種朦朦朧朧的聲音飄過農場、田地和原野,仿佛海浪翻涌,洶洶而來。漸行漸近,浪濤聲也愈加強烈。

終于陽光下閃耀的護城河出現在眼前,龐大的軍營讓許多士兵甚至貴族都驚訝的張口結舌。

營帳好似蘑菇,遍布四野,密密麻麻難以計數;到處是高高飄揚的旗幟,各種各樣的圖案讓人眼花繚亂;成千上萬的營火同時燃燒,空中彌漫著蒼白的薄霧。

有一些營地能看到有全副武裝的士兵守衛,秩序尚可;而另一些營地和集市也沒有什么區別,驅策戰馬的騎士、戴盔穿甲的士兵,與招搖過市的營妓、驅趕貨車的雜役、喂養牲畜的豬倌混雜在一起。35xs

“在赫倫堡的時候可沒這么多人。”羅柏眼中有些驚訝。

他穿著那件金色的瓦雷利亞鋼鎧甲,雖然稍有些大,但好在那是鱗甲,將就也能穿上,尤其是騎著馬影響更小。不過他受不了這么騷包的顏色,用罩袍披風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,只是偶爾露出一些金光。

寒冰依然掛在威廉的馬鞍旁。他曾經要把寒冰還給羅柏,羅柏卻說寒冰在威廉的手中才能發揮應有的威力,讓他戰后再歸還,于是威廉就把繳獲的金色鎧甲借給了羅柏。

“去赫倫堡集合的多半只有東北部的貴族,東南部的貴族應該是后來才加入。”威廉指著一面旗幟,金色底色上有一道藍色的波浪形條紋,“你看,那是古柏克家族,他們的城堡離旅息城比離赫倫堡近多了,很可能是在半路加入。”

接著他又指向另一面旗幟,四分格的白底綠龍加黑底白塔,“那是亞蘭城的凡斯家族,他們的城堡在神眼湖南岸,多半直接就來了旅息城,不可能繞個大圈,先去赫倫堡,再從赫倫堡來到旅息城。”

羅柏和身邊的北境貴族們恍然的點點頭。

接著羅柏和艾德慕想讓各家的騎兵各自回自家的營地,威廉連忙阻止他們。

“騎兵集團作戰才有威力,現在讓他們分散,等要戰斗時集中起來很費時間,不如就讓騎兵們單獨扎營,就和我們這一路上一樣。”

雖然這個要求有點異乎尋常,但上到羅柏和艾德慕,下到各位男爵,都不想在這種事情上落威廉的面子。

而且確實一路上也都是這么過來的,各家騎兵相處的還不錯,于是騎兵們在營地的ei找了一塊空地,開始搭建營地。

不等營地建好,旅息城伯爵卡列爾·凡斯就迫不及待的邀請各位貴族和騎士們進城休息。

旅息城也早就注意到了這只龐大的隊伍,當威廉等人跨過木橋,來到城門口時,看到了前來迎接的大小貴族,站在最前面的正是赫倫堡伯爵沃爾特·河安,左邊是冰山美人,旅息城的大小姐莉蓮安·凡斯。

他右邊則是一個修面整潔,皮膚光滑蒼白,相貌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,有著一雙淡得出奇的怪眼,比牛奶更深,比巖石更淺。

「這個長相,這個站位,不用說,肯定是“水蛭大人”盧斯·波頓。」

城門口一下子聚集了上百位貴族,這要是每個人都彼此把全套的貴族禮儀做足,恐怕半夜都進不了城。所以也就是幾位主要的貴族們互相寒暄幾句。

等羅柏和艾德慕都與沃爾特打過招呼之后,威廉才走上前去。

沃爾特緊緊擁抱住威廉,在他耳邊低聲說道“我為你感到驕傲,威廉。”

然后放開他,與其他貴族談笑風生起來。

威廉本想與大小姐打個招呼,卻看到她已經退到卡列爾身后,正與二小姐蘿婭塔小聲交談,蘿婭塔一副默默受教的模樣。

不想打攪她們姐妹的談話,于是威廉走向另一邊,面帶笑容,”您好,盧斯大人。“

盧斯·波頓用有些滲人的眼睛盯著威廉,威廉也笑吟吟的打量著他。

水蛭大人應該有四十好幾,但他臉上見不到幾絲皺紋,少有歲月的痕跡;嘴唇極薄,抿緊時幾乎成了一條線。

“您好,威廉爵士。”盧斯·輕輕的說道“最近的幾場戰斗,您居功至偉,我非常欽佩。”

「目前戰局僵持,勝敗難料。即使泰溫勾引過水蛭大人,但他應該還沒有決心反叛,盟軍里有這樣一個聰明人,倒也不是壞事。」

2

加拿大卑斯开奖在哪看